当前位置: 主页 > O和生活 >夫妇弃高薪‧归乡种植享受有机生活 >

夫妇弃高薪‧归乡种植享受有机生活

浏览量:463
点赞:707
时间:2020-07-01
夫妇弃高薪‧归乡种植享受有机生活“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是农夫的生活写照,却也反映出当农夫的大不易。原本端坐办公室、整天关在冷气房工作的上班族从职场落跑,转而顶着烈日冒着风雨当农夫在这个年代早已不是甚幺新鲜事。两名拥有学术专业资格的夫妇蔡淑金和麦克,儘管所学和农业完全沾不上边,但为了追求平衡而美好的健康生活,年过半百的夫妻俩毅然捨弃高薪厚职,回到甘榜重新开始,把荒土变成良田,展开嚮往已久的有机生活。具有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不用东奔西跑做体力活且收入安稳,是许多人所嚮往的,但世事也总有例外。一对原本长居于美国,享有高薪厚职的夫妇,在离开职场后,为兴趣为健康,他们毅然荷起锄头、捲起裤管走入菜园当起农夫来,两人齐心携手开垦有机菜园,以汗水换取无可取代的快乐与健康。53岁的蔡淑金是具有硕士资格的美国注册会计师,她在美国一家银行任职3年后,转到新加坡担任财务总监长达12年。其52岁丈夫麦克是毕业于牛津大学的科学家,自小在英国自然美景出众的康沃尔成长。2008年,当夫妇俩双双决定放弃忙碌刻板的上班族生涯后,蔡淑金选择回到家乡重新开始,在大山脚马章武莫的甘榜柏拉岸森比兰(Kg.Berangan Sembilan)开垦有机菜园,与丈夫一同推动有机耕种。她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在有限的资源里,推广有机生态教育,让下一代明了食用有机蔬果的重要性。回家乡追求美好健康生活过去的蔡淑金和丈夫常年在国外一直忙碌的生活打拚,直到眼见身边的朋友一个个为病魔击倒后方发觉,健康才是他们要追求的最重要的财富。于是,他们逐渐放缓工作的步伐,朝嚮往已久在全球捲起风潮的慢活迈步,追求平衡而美好的健康生活。而民风淳朴的家乡,成了夫妻俩的首选。“在这之前,我们曾考虑过国外几个地方,如美国、纽西兰、新加坡等,但基于种种不理想的因素,最终我们捨弃了这些选择。当我回到父母在马章武莫的老家后,方才知道在邻近甘榜有一片属于我家的广阔空地,那里也远离尘嚣,四周还有果林环抱,由于父母年纪已老迈,无力农耕,这片良田遂变成一片荒土。”寻寻觅觅,结果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片佔地2英亩的土地,是蔡淑金的双亲在1978年购下的,当年她的父母就住在这里。夫妇俩决定要好好利用这片土地,全力全意为这片荒土耕耘,把它打造成乐趣无穷的有机菜园并命名为K+Meco Farm House,在园内筑起一间房子及仓库,并种植多种蔬果,除了菜心、茄子、羊角豆、芥兰、黄梨,还有桔子、百香果、杨桃、榴槤、甘蔗及桑葚等。他们还在园后的圈养区内,建造了一个小池塘,让成群的禽类,如甘榜鸡、乌鸡、白番鸭、北京鸭,鹅群等在池塘边安居。记者来到这片乐园时,眼前是一幅乐融融景象,只见鸡群在树荫下觅食、鸭子在池塘戏水,还有母鹅在草地上筑窝孵蛋呢!此外,蔡淑金也开始在菜园内饲养银蜂(Trigona Carbonaria),这些犹如苍蝇般大小的银蜂容易饲养之余,也不必担心牠会螫伤人。“银蜂能为植物进行授粉,也能维持生态平衡,牠容易饲养,尾部更没有螫人的毒针。银蜂不仅会授粉,牠还会吸收植物精华,带回蜂箱製造成蜂胶。用途广泛的蜂胶,可以製成蜂胶香皂、蜂胶精、蜂胶膏和蜂胶蜜等;惟蜂胶产量低,银蜂所生产的蜂蜜水份高且带酸性。”走入菜园……当蔡淑金放弃安稳的工作走入菜园,做个收入不稳定的菜农时,看在含辛茹苦栽培她成才的父母眼里,是格外心疼及不解,面对她父母的质疑,蔡淑金总是一笑置之。“我的父母一直觉得可惜,为甚幺我俩都受过高等教育,却不好好享受退休生活,反而选择做粗活?我们唯有以实际行动让他们了解有机食品和加工食品的利与弊。”蔡淑金与麦克会毅然投入有机耕种,主要原因是本地的有机产品供应实在是太少了,要找到无注射荷尔蒙的禽畜或无农药的蔬果并不容易,市场供应的许多食品都是经过加工,含有人造色素、防腐剂、增味剂及味精,长期食用这些含化学物质的食品,有害健康。种植是消耗体力苦差种植有机蔬菜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一份苦差,也需要投入很多的精神及时间去经营。但,蔡淑金从未放弃朝有机农业生态教育方面发展,坚守夫妇俩投入这一领域的初衷。“种菜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种植有机菜之前,我们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养地’,才能开始种蔬菜。在幼苗从萌芽到成长的过程中,捉虫、拔草、浇水,施肥等工作一日不可少,加上天气的变化也会影响收成。除此,还要不断地整理菜畦以提高生态系统内的生物多样性,以达致物质循环的平衡,确保土壤肥份,让蔬果能够吸收更多的养份,它们才能长得茂盛。”健康生活……蔡淑金认为,马来西亚的有机食品的价格比一般的昂贵,所以有消费者认为吃有机蔬菜无疑是一种奢侈,这也反映了消费者不了解有机蔬菜的价值。有机蔬菜的种植过程绝不能施用化肥、洒农药,除草、除虫,及施肥等繁琐的工作全都得靠人手进行,因此才会造成有机蔬菜变成了“贵族”食品。她透露,虽然麦克是一名科学家,但他平时还是得经常上网搜索有用资讯,从书本或是向专人查询相关的有机农耕的各种资料,以提昇种植有机蔬菜的知识。她强调,要真正吃得健康,千万不要相信市场上种种的“营养丸”。“现今科技发达,市面上售卖的营养品多不胜数,但要维持健康绝对没有捷径,更不要轻信奇蹟。我们相信正确的饮食习惯及食用健康食品,对身体才是有好处。麦克常说,既然他是个科学家,就更有责任及义务去唤醒大众,如何选择及维持健康的生活。”有机蔬菜会长得较丑询及如何识别有机和普通蔬菜时,蔡淑金坦言,在外观上,乍看两者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惟若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有机蔬菜会长得比较丑,或有虫咬的痕迹,吃起来格外清脆,口感与普通蔬菜差别甚大。蔡淑金是以鸡窝内囤积的鸡粪作肥料,既可清理鸡窝又能种出优质的有机蔬菜,可谓一举两得。除此,家中的厨余都可以堆积成天然的肥料。她补充说,细小的蚯蚓也是土壤最天然的堆肥工具,堪称为“活犁耙”。在土中蠕动的蚯蚓有助翻鬆泥土,助土壤自然净化。“长期食用含农药的蔬果,会破坏自身的健康,也会致癌。鸡只的粪便恰恰是一种很好的天然肥料,有助贫瘠的土地变得肥沃,又不会有任何副作用;而且并以玉米或谷类取代饲料,加上这些鸡鸭都是放养式,在範围内自由走动,所以这里所饲养的鸡鸭也是`有机’的家禽。”健康饮食……配合槟城消费人协会的政策,蔡淑金希望民众可以直接向菜农购买蔬菜,让菜农可在售价中获得更多的份额。与此同时,他们也开放有机农场让民众参观,从中提昇民众对健康饮食的意识。她披露,在荷兰,有机鸡肉的价格比普通鸡肉更便宜,这归功于当地成熟的有机市场,而我国及新加坡的有机食品的价格却比一般加工食品高两三倍,因销售对象只是小部份具有健康意识的民众。她说,只要本地民众提高健康意识和对有机食物的要求,扩大本地有机市场,那幺有机蔬果的价格也就会自然而然下降,大家都可以买到既有益健康又廉宜的有机蔬菜。/副刊‧报道:郑智键‧2015.01.22
上一篇: 下一篇: